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重磅▕ 金华之声采写的“垃圾分类”新闻稿在中

2019-04-09 18:27
TAG:

  每天上午8点,浙江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琐园村的保洁员葛佩生就开着垃圾车,开始了一天的垃圾收集工作。他把村民家门口的垃圾桶里的两只小拎桶分别倒入垃圾车的左边和右边。可腐烂和不可腐烂是村民垃圾依此分类的方法。

  村民说:“现在我们懂了,水果这类东西会烂的放到会烂的那个垃圾桶里,不会烂的,牛奶盒、塑料袋、饮料瓶这些摆到不会烂的垃圾桶里。”

  村保洁员在分类收集各户垃圾的基础上,再进行二次分类,分出“能卖”和“不能卖”的垃圾,能卖的垃圾由可再生资源公司回收,不能卖的垃圾经乡镇转运后统一处理,从源头上减少了垃圾的总量。

  浙江省政府咨询委三农发展部部长顾益康说:“经过分类普遍化处理以后百分之六七十的垃圾可以转化为有机磷,那么回收的垃圾就可以称为废生资源,剩下的不可回收的垃圾再集中处理,这个量就比较小了。

  农村生活环境大为改善,也带动了古村落观光等乡村旅游业的发展,去年的十一黄金周,琐园村每天接待旅游大巴三十多辆,让村民们感受到了环境红利带来的幸福感。琐园村民说:“现在我们村里搞得这么好了,本来都到外面去住了,现在可以在家门口摆摆摊做做生意啊,每月两三千收入是有的。”

  农村垃圾分类,在很多地方都是难题。不过在浙江农村,生活垃圾集中处理率超过90%,4500个农村垃圾分类与减量省级试点村,每年减少垃圾40多万吨!

  其实,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浙江金华就用了一个“懒”办法。这个办法是什么?浙江的农村垃圾分类工作都有哪些经验值得各地借鉴?

  上午8点,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琐园村的保洁员葛佩生开着垃圾车,开始了他一天的垃圾收集工作。只见他来到村民家门口,拿出垃圾桶里的两只小拎桶,把里面的垃圾分别倒入垃圾车的左边和右边。葛佩生说,他们的垃圾车是经过改装的,箱子分成了两半,“一半放会烂的,一半放不会烂的。 ”

  琐园村家家户户门口都摆着一只绿色的垃圾桶,桶上写着“会烂垃圾”和“不会烂垃圾”字样,里面分别放着绿色和灰色两只拎桶。灰色的桶里,扔着塑料瓶等垃圾,而绿色的桶里,则是一些剩菜剩饭和果壳等等。

  大约两个小时后,农户家门口的垃圾都被收集到了车上。葛佩生拉着这车垃圾径直来到了村西边的太阳能垃圾堆肥房。这个垃圾堆肥房被村民的苗木包围,是一间多格式的小房子,屋面是透明玻璃板,顶部设垃圾投放口和活性炭吸附槽,底部建有污水处理系统。葛佩生把会烂垃圾放进堆肥房;不会烂垃圾的先进行二次分拣,把可回收的挑出来,其余的倒入堆放池。

  在太阳能垃圾堆肥房的墙上,记者还看到一张琐园村生活垃圾构成情况一览表。表上将全村总户数、常住人口数,每天的日产垃圾量、会烂的多少千克、不会烂的多少千克,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从表上公布的11月份的数据来看,琐园村一个月产生垃圾近25吨,其中会烂垃圾占到50%左右。

  一个500人左右的村年产垃圾120吨,分类后减量60-70%,同步可减少清运费1.68万元、处理费0.84万元。

  澧浦镇副镇长范俊告诉记者,这样做就是从源头上减少垃圾,很大一部分垃圾在村里就消化掉了,不用再运往垃圾填埋场。

  调查了解,目前金华农村可腐烂垃圾的处理量中,可产出有机肥的比例为20%,全部3298个村的997个阳光堆肥房一年可以产出11万吨有机肥。而这样的农家肥是大家抢着要的宝贝。

  现在看来如此成体系的一套垃圾分类方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最开始村民们并不接受细致的垃圾分类法,琐园村的妇女干部严红艳深有体会。当初为了宣传垃圾分类,她不知道挨了多少骂、吃了多少闭门羹。

  严红艳:“开始的时候叫他们分,‘吃吃没你们这么空’这样骂过来的,‘又不是城市里,我们是农村,要这样子分起来干嘛’都这样说的。一天到晚被他们骂。”

  虽然宣传工作做了一大堆,镇村干部是说干了嘴、跑断了腿,但是却收效甚微。澧浦镇分管垃圾分类的副镇长范俊回忆,眼看着垃圾分类这件好事情推行不下去了,他们只能转变分类方法,把垃圾分成四类简化成两类,并且用农民们都能听懂的“会烂、不会烂”来表示。

  没想到,“会烂、不会烂”这样的说法看似很土,但这个“懒办法”却非常管用。这样的分法在澧浦镇推行以后,其他乡镇纷纷效仿,通俗易懂的分法一学就会。现在的金华市农村,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小学生,说起垃圾怎样分类,个个都是张嘴就来。

  金东区是金华市传统的农业区,以盆景苗木、蔬菜种植为主,发展以“农”为特色的休闲旅游业具有明显优势。但是,多年来,农村生活垃圾日积月累,一度成为美丽乡村娇容上明显的污点。而如今,走在琐园村村道上,冬日暖阳照在整洁干净的地面,让人特别惬意。

  2016年9月29日,澧浦镇琐园村作为旅游景点正式对外开放。村民范素妹在家门口摆了摊子,卖起了土特产。范素妹告诉记者,她已经快70岁了,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每天有几百块钱的收入。

  到2016年底,金华市垃圾分类乡镇覆盖率和村庄覆盖率分别达100%和98.1%。农村垃圾大幅减少。村庄整洁了,带动了古村落观光、休闲农业、民宿经济等乡村旅游业的快速发展。据统计,2016年,金华市农家乐接待游客2276.7万人次,营业收入27.1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5%和30.38%

  很多人把金华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称之为中国农村的一场绿色,正是因为它切中了长期困扰农村的垃圾处理的难题,也非常符合美丽乡村的发展方向。

  住建部总经济师赵晖表示:“每个省要培育三个以上垃圾分类资源化利用示范县。金华是榜样,金华的经验打算每年都推升级版,改进、升级、完善,然后我们再推金华的2.0版的经验。”